济南“三孩”生育意愿调查:中年高于青年,农村高于城市

2021-06-03 09:51  来源: 济南热线

  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的政策及配套措施支持。为进一步了解当前适龄家庭对于生育政策的态度,以及未来的“三孩”生育意愿,国家统计局济南调查队在全市随机抽取适龄家庭366户,开展“放开三孩政策背景下生育意愿专项调研”。调研结果显示:中年高于青年,农村高于城市;经济压力、时间成本、工作压力、身体状况都是制约生育三孩意愿的重要因素。

  “三孩”生育意向基本特点

  (一)中年家庭生育意愿高于青年家庭。

  在被调研对象中,20至25岁年龄段受访者均没有生育三孩的意愿,25至30岁年龄段6.5%的受访者有生育三孩的意愿,30至40岁年龄段6.1%的受访者有生育三孩的意愿,40岁以上年龄段7.0%的受访者有生育三孩的意愿。中年家庭目前经济基础较为稳固,受传统观念影响较大,能够负担也愿意负担生育三孩的成本,所以生育意愿相对青年家庭稍高,但总体比重仍然偏低。

  (二)农村家庭生育意愿高于城市家庭。

  在被调研的农村居民中,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11.2%,城市居民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4.3%,农村居民生育意愿高于城市居民6.9个百分点。在调研中显示农村居民相对受“多子多福”、“养儿防老”等传统观念影响较大,受家中老人的影响也比较直接。

  (三)家庭经济收入越高生育意愿越低。

  在被调研对象中,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受访者中,生育三孩的意愿最高,占比14.3%;月收入2000至3000元的受访者中,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12.0%;月收入3000至5000元的受访者中,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7.5%;月收入5000至8000元的受访者中,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4.8%;月收入8000至10000元的受访者中,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2.3%;月收入10000至20000元的受访者中,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3.2%;月收入20000至30000元的受访者中,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5.6%;月收入30000元以上的受访者中,均没有生育三孩意愿。应该说,收入越高,养育子女的能力就越强,但是现实生活中,高收入群体相对来说生活事业的压力也越大,所以反而生育意愿不强。

  (四)受教育程度越高生育意愿越低。

  在被调研对象中,初中及以下学历的受访者生育意愿最高,占比18.2%;高中学历受访者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9.7%;大专学历受访者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11.3%;本科学历受访者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3.8%;硕士研究生学历受访者有生育三孩意愿的占1.9%;博士研究生学历受访者均没有生育三孩意愿。高学历家庭对于子女养育、教育的标准更高,所以对于子女教育的物质精神投入会更大,相对养育成本也会增加,制约了生育意愿。

  (五)家庭生育观念在转变。

  随着生活与受教育水平的提高,受到社会风俗和生育文化的影响而违背自己意愿的传统生育文化和观念很大程度上已经发生了改变,人们开始变得追求自己的内心想法和生活质量。在被调研对象中,73.2%的受访者表示生男生女都一样,17.5%的受访者表示偏向于要男孩,6.3%的受访者表示偏向于要女孩,3.0%的受访者表示不想要孩子。在调研“您的家庭选择生育孩子的主要原因”时(多选),41.3%的受访者表示“增加家庭乐趣”,39.1%的受访者表示“履行人生责任”,36.6%的受访者表示“喜欢孩子”,19.4%的受访者表示“传宗接代”,12.8%的受访者表示“养儿防老”。在调研“理想中的家庭孩子个数”时,60.1%的受访者表示要2个孩子,29.2%的受访者表示要1个孩子,4.4%的受访者不愿意要孩子,只有6.3%的受访者表示要3个及以上孩子。

  生育“三孩”意愿的影响因素

  (一)家庭经济收入因素。

  随着社会的发展,养育孩子的成本不断增加,涉及衣食住行、日常用品、文娱休闲、教育培训、医疗保健等多个方面,儿童支出占家庭经济总收入的比例居高不下。调研中,46.3%的受访者表示家庭收入只能养育1个孩子;40.4%的受访者表示家庭收入能养育2个孩子;10.9%的受访者认为目前家庭收入不足以养育孩子;只有4.4%的受访者表示家庭收入可以养育3个及以上的孩子。育儿成本的增加成为影响是否愿意生育三孩的重要因素,调研“影响生育3孩的压力因素”中,87.2%的受访者认为经济压力是首要因素。在经济压力构成中(多选),90.9%的受访者选择教育费用,这主要涵盖了各类课外辅导班的费用;67.2%的受访者选择购房费用;59.0%的受访者选择医疗费用。

  (二)时间精力成本因素。

  调研中,70.8%的受访者认为时间精力成本是制约生育三孩意愿的重要因素,仅次于经济压力。调研中,49.6%的受访者是自己照顾孩子,43.6%的受访者表示由长辈带孩子,6.8%的受访者表示由保姆或他人帮助带孩子。对于处于育龄的职业女性来说,如果没人帮忙带孩子,生育三孩的意愿明显下降,其中重要的因素就是不同的职业应对工作的时间、精力是不一样的,进而影响到陪伴孩子成长的时间和精力。公司职员、管理人员、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等生育二胎的意愿明显低于农民、个体户等人群,主要原因就是公司职员、公务员、事业单位等职业性质人群需要耗费较多时间在工作上,时间相对不自由,调研显示有51.1%的人反映生育期会面临更大的职场压力。尤其是当女性经济地位越高,生育意愿越低,究其原因也是考虑到生育会占据大量工作时间和精力,严重影响其在职场的竞争能力与上升空间,甚至会因为养育小孩而终止就业。

  (三)身体状况因素。

  调研中,年龄相对较大的受访者反而生育意愿较高,但是他们也反映了随着年龄增长,身体状况对生育三孩的制约因素。52.2%的受访者反映,身体状况已经过了最佳养育期,担心承担不了育儿的负担。部分生育经历越多的女性生育意愿越低,由于生育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导致经产妇生育体验差,生育意愿低。比如生育所带来的形象改变,生产过程面临的各种风险、疼痛,产后可能面临的“女性职场歧视”,经济地位和家庭地位的下降等。她们表示生育了一个孩子后在生理、心理、生活等各个方面发生了很大的改变,需要时间和精力去调整,如果生育三孩必然要重新经历这些过程,这也成为影响生育意愿的一个重要因素。

  (四)教育观念因素。

  调研发现,受访者的学历、收入与生育意愿存在较强的负相关关系,受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较高的父母更注重通过减少子代的数量来提升子代的质量。受教育程度高的父母更多的倾向于用所有的资源精心培育一个优秀的孩子,更多的关注“质量”,其次受教育程度高的父母一般从事比较繁忙的工作,相对来说时间精力较少,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受访者对于“三孩”支持政策的期盼

  (一)完善就业政策,保障女性平等享有就业权和晋升空间。

  生育孩子后,女性就业压力更大,甚至遭遇就业歧视,很多女性需要在抚育小孩与就业或职场晋升之间做出选择。期盼国家应完善相关法律,保障女性就业权,一些事业单位或者公务员,可以考虑在职称、职务晋升方面,适当放宽条件或者在女职工范围内单独竞争。完善生育期间的假期制度,调研中,66.7%的受访者表示应延长带薪休产假,根据工作性质允许孕期妇女、哺乳期妇女灵活上班,照顾子女和完成工作任务两不误。

  (二)完善幼儿托育配套建设,解决生育三孩的后顾之忧。

  调研中,79.5%的受访者期盼国家加大对幼儿托育建设的投入和政策倾斜。很多家庭考虑到无人照顾小孩,请保姆或月嫂会增加家庭负担,或者担忧出现虐待婴幼儿事件。托幼费用高昂,公立教育资源较少,私立学校学费较高,婴幼儿的照料、子女入学等问题成为影响生育率的负面因素。应加大公立幼儿园的配套建设,对0-3岁的幼儿托育也予以考虑,增加公立幼儿园、公立中小学数量,减轻入园、入学难度和费用,更大范围内保障儿童接受优质的教育。

  (三)发放经济补贴,完善就医福利。

  经济收入是影响生育意愿的一个重要因素,其中一个方面就是低收入家庭,考虑育儿成本过大而不愿意生育二孩。81.2%的受访者期盼国家针对生育三孩家庭实行差异化的个税抵扣及经济补贴政策,覆盖从怀孕保健到学历教育结束。另外育儿成本里一项重要的且无法节省的支出就是医疗支出。怀孕期间产检、孕期保健、生产费用、母婴护理、患病等医疗费用高昂,低收入家庭难以承担。完善生育保险、生育就医补贴等保障,增加公益性医疗资源投入,完善医疗保险制度尤其是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相关制度,解决后顾之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