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商量”聚焦地名文化保护 济南将推动地名管理办法修订

2018-9-26 08:33 | 来源: 济南日报

  “乡书不可寄,捧图诵地名。”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地名一直以来都是故乡的第一记忆。“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蕴含着最真切的期盼与情怀。这里的乡愁,是一种思念。在所有寻找乡愁的人们心中,地名就是那条回家的路,能让我们铭记一生。

  做好地名文化保护工作,在守望交流创新中增强全体市民的文化自信、身份认同,有助于凝心聚力加快省会高质量发展。日前,市政协第九专题“商量”围绕“地名文化保护”,以“守望地名里的乡愁”为主题,组织部分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市民代表以及相关部门负责人开展一系列调研,并进行集中商量。大家就地名文化保护展开讨论,提出了各自的意见和建议。

  了解地名

  传承历史的记忆

  济南作为拥有2600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和“天下泉城”,文化底蕴深厚,许多地名独具特色。芙蓉街、王府池子、明湖路、官扎营……这些地名有的以泉水命名,有的以地理位置命名,还有的以历史文化命名,每一个地名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文化符号。这些地名传承至今,让济南人对它们产生了深厚的情感。正如济南社科院原副院长荣斌所说,济南的地名,特别是街道名,很好地体现了济南人的文化个性。鲁国的稳重和齐国的开放在济南很好地融合了,济南的地名具有守规则的同时还颇具想象力的特点。

  一个地名,就是一段历史碎片;一个地名,就是一幅风情画卷。那么,济南的地名里究竟隐藏着哪些独特的文化内涵?济南人的乡愁又该往何处寄托呢?

  市政协委员王玉亮说:“济南这座城市的形成,是先民们择泉而居的结果,城市道路当中就有趵突泉南路、浆水泉路等,用泉水命名的村庄有拔槊泉村、斗母泉村等等,数不胜数。泉不仅是济南人的不了情,也是济南地名的不了情。”

  “我从小生长在历山顶街与宽厚所街附近,听得最多的就是舜耕、历山,济南的地名与舜有关的非常多,舜耕路、舜玉小区和舜耕山庄等等,处处体现了舜文化、舜基因、舜情结。”作为土生土长的老济南人,舜井社区居民颜丽娟对舜文化格外钟情。

  王玉亮和颜丽娟道出了济南独有的文化特色。而在槐荫区政协委员朱希才看来,济南还有一个兼收并蓄的城市性格,“1904年济南自开商埠,在老城的西边建了一个商埠新区,在道路命名方面,一方面吸纳了西方用序号编制路名的做法,同时又把济南东西向的路叫做经路,南北向的路称作纬路,指向性明显。从这个角度看,济南的经纬路最有独创性,最体现我们济南的文化个性。”

  以泉文化和舜文化为代表的地名,以及像老商埠地区的具有历史文化个性的地名,可以说是济南真正的根和魂。一个城市的根和魂,积淀着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对济南文化颇有研究的文史专家张继平认为,因为有了济水、洛水等这些水源地,我们的先人才在这片热土上辛勤地耕耘,从而形成了济南灿烂的历史文化。

  济南的地名文化具有历史性、多样性、包容性,但近年来在一些地名的选取上却出现了“大、洋、怪、重”的问题,对此,参与“商量”的部门代表也作出了回应。“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将会同有关部门,定期开展清理整治活动。据统计,截至目前,全市共清理不规范地名363处,对其中不具备命名条件的65处责令停止使用或更名。”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副处长刘琦说。市规划局规划编制处副处长张琳表示,市政府组织编制了《济南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2018-2035年)》,基本的保护措施就是不得随意更改街巷的名称和走向。

  守护地名

  延续城市的根和魂

  人们常说寻找乡愁、珍爱乡愁、铭记乡愁,这乡愁就栖居在故乡的地名中,用地名保留故乡记忆是大家共同的感情。只有尊重历史,传承文化,留住老地名,让老地名在新时代焕发生机活力,才能守护住全体市民共同的记忆,才能延续城市的根和魂。

  第九专题“商量”第一次现场调研过程中,委员、专家学者、市民代表等先后来到宽厚里街区和明湖小区,了解济南市的地名保护情况。在集中“商量”时,大家针对老地名的保护、消失地名的恢复展开讨论,发表各自的看法。

  “城市在不断发展和改造,但是大明湖片区的街巷肌理、格局,甚至故事和神韵仍然存在。把这些老地名保护起来、利用起来,重新挂牌、命名,我觉得这个做法非常好。”参加现场调研的张继平说。历城区董家街道办事处文化站站长徐宗亮认为,在保护老地名的同时,也应当把已经消失的地名恢复起来。据了解,济南市区原有的老地名,到目前为止已经消失了300多个。

  而王玉亮则认为,变更地名的成本很高,也会给市民带来很多麻烦,他建议在原来的遗址上建立纪念性的标志。朱希才则建议,可以把老地名移植到新地方,例如西客站片区的大杨庄消失了,但是名字却移植到大杨新区,效果就很好。山东省地名研究所副主任郭晓琳提出,消失了的老地名未必完全恢复或移植,可以通过修建地名文化口袋公园以及文化墙,让人们了解曾经的历史。

  “对于大家关心的老地名保护问题,我们也积极尝试移植和复活。比如在官扎营片区改造中,我们复活了官扎营前街、官扎营后街、通普巷等地名。2016年,我们顺应广大市民的要求,复活了皇华馆街、北察院街、凤凰嘴街等8个老街名。另外,我们为部分具有文化遗产价值的老街区挂牌立碑,近年来也陆续出版了《济南地名楹联》、《济南老街老巷》等一批地名文化类图书。”刘琦说。

  在“商量”现场,大家各抒己见,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留住城市的历史记忆。为此,调研组还特地赶赴绍兴和宁波进行调研学习。

  通过调研,郭晓琳感受颇多:“绍兴的老地名保护做得非常好,一些老街、老桥等老地名都完整地保护下来。新建小区要求统一用原来的村庄名字来命名。我觉得这样既符合城市建设发展需要,又保护了老地名,留住了乡愁。”张琳通过调研建议,可以借鉴宁波的做法,尽快编制地名规划。他也提出,关注城市的同时,农村的地名保护也非常重要。

  针对农村的地名保护,调研组同样做了“功课”。他们来到南部山区西营镇积米峪村,这里包含几个自然村,扶贫易地搬迁集中安置以后,就产生了新村。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改善了,但是老村的地名文化、传统建筑文化的挖掘、保护和利用,就成了值得研究思考的新课题。

  朱希才认为,对于老村的地名首先要做好保护工作,一方面可以编纂以地名为代表的乡村记忆丛书;另一方面要整理好有传说、有故事的地名,通过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加以保护。王玉亮和徐宗亮提出可以结合村庄的历史文化故事进行适当开发,宣传了地名文化的同时,也能为当地群众带来经济效益。

  利用地名

  打开新时代的窗

  地名是观察一个地方历史文化的窗口。如何打开时代的窗口,做好当前及今后新生地名的文化建设,特别是如何做好城市新区的地名命名工作,对于任何一个快速发展中的城市来说,都是不容忽视的话题。

  当前济南的发展已经站在了新的起点上,随着棚改旧改村庄迁建的深入,以及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国际医学科学中心、新东站片区等新区的建设,一批老的地名又将消失,一些新的区域又将命名。城市建设发展和保护延续地名文化的矛盾日益突出。新的地名命名该如何着手、怎样实施?带着这些问题,调研组来到新东站片区、济南西客站片区等新城区调研。

  在这些即将崛起的新城区,有着辛弃疾故居所在的四风闸村、承载着红色记忆的五七车站、拥有千年历史的兴福寺等文化痕迹,大家纷纷表示,在新城区命名的时候,一定不能忽视这些历史记忆。

  针对当下新城区的命名工作,王玉亮首先提出,要先解决地名管理法规和地名命名机制的问题。目前的《济南市地名管理办法》是2003年颁布的,到现在已经15年了,显然已经不能完全适应济南高质量发展的需要。

  对此,刘琦表示,今年相关部门结合济南市的实际,起草了《济南市市区道路命名规则》。这个规则主要有三个特点:一是明确了新建道路通名的标准;二是强调了道路命名中要体现指位性、规律性、科学性,要与济南的历史文化特色相融合;三是进一步规范了道路命名更名程序。

  “关于城市新区地名命名缺乏文化底蕴和缺乏协商命名机制的问题,我认为要深入挖掘济南特有的文化内涵。比如说华山片区,就是在征求了专家、学者和群众意见的基础上去命名的,它既保留了历史上像南北小街这样的村庄的名字,又以过去李白曾经到过华山、赵孟頫曾经画过华山这样的人文旧事起了名字。我也希望济南在更多新城区命名的时候,把这些好的做法加以复制。”张继平说。

  作为一名文化工作者,徐宗亮更关心的是发展新兴地名的文化业态,比如说专题会展、主题公园、节庆活动等等,他还建议建立一所文化地名博物馆。对此,张琳很是赞同,“我市从2015年开始,开展了历史建筑普查工作,366处普查历史建筑和首批24处历史建筑,名单已经向社会公布,结合历史建筑建设地名博物馆,既是对历史建筑的活化利用,又可以做好地名保护的宣传工作,真是一举两得。”张继平同样认为,济南建设地名文化博物馆,有底气、有优势、有实力。

  如果把地名文化比喻为一本书,它无异于是一本内容丰富的百科全书,读起来既有历史回味,还有特别的现实意义。为了把济南市的地名文化资源转化为“走在前列”的优势,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市民及部门代表围坐在圆桌前一起商量,出谋划策。

  回家的路,是家乡的人画在家园里的曲谱。当真正把地名文化保护起来、传承下去、利用起来的时候,家园的路就一定会变得更通达,我们的每一步都能留下悠远的天籁之音。让我们一起“守望地名里的乡愁”,让济南不断绽放出应有的青春和活力。

文章点评
相关推荐